快捷搜索:  

宁可永远不拍成电影的《睡魔》,拍成了最贵DC剧集

您的(de)浏览器不支持 audio 元素。 字号 超大 大 标准 小 N年前,有人(ren)曾问尼尔·盖曼(Neil Gaiman),能否用25个英文单词讲清楚《睡魔》(Sandman)是(shi)一个怎样的(de)故事?
盖曼随即讲出了一段经典的(de)“废话文学”:“The Lord of Dreams learns that one must change or die, and makes his decision.”(人(ren)当变或死,其择也,此梦主知之矣。)
盖曼构建(jian)了一个奇幻的(de)世界,在那里,凡是(shi)会做梦的(de)生物,都会在熟睡中进入一个名为梦境的(de)世界,梦之主宰墨菲斯则会在此构建(jian)人(ren)们(men)心灵深处的(de)恐惧与幻想。《睡魔》海报

《睡魔》海报

上世纪80年代,美漫巨头DC请来一批英国作家,为旗下新漫画创作脚本,代表作包括如今闻名全球的(de)《V字仇杀队(dui)》《守望者》等。
其中,作家尼尔·盖曼将超级英雄故事与神话传说融合,创作出《睡魔》。此后,《睡魔》系列为尼尔·盖曼赢得世界奇幻奖,又使之第四次获雨果奖。正因此,将《睡魔》称为漫画史上的(de)“神作”也不为过。
盖曼将命运、死亡、梦、毁灭、欲望、绝望、疯狂等人(ren)/神格化,他(ta)们(men)按出现的(de)先后顺序编排长幼,被称为“无尽家族”(The Endless)。《睡魔》漫画封面

《睡魔》漫画封面

盖曼是(shi)一位特别喜欢在西方各大神话传说中汲取养料的(de)作家。据传,人(ren)类陷入梦乡,会有精灵将沙子撒在他(ta)们(men)的(de)身上或眼中,为之带来一夜好(hao)梦。这便是(shi)“Sandman”(直译为使沙之人(ren))——睡魔的(de)由来。
单看漫画《睡魔》,并不觉得该IP改编成影视(shi)剧有何难度,但《睡魔》作为“DC黑标”品牌中最红的(de)作品之一,来自粉丝的(de)“审视(shi)”,对(dui)于任何改编团队(tuandui)(dui)而言都会“压力山大”。而且“原著粉”狠起来,对(dui)原著作者也会照喷不误的(de)。
上世纪90年代,《睡魔》电影项目就曾启动过。2001年,项目陷入开发危机,该项目经历了一系列事故后,盖曼对(dui)改编《睡魔》这件事情变得十分谨慎,他(ta)也不敢确定《睡魔》能否被改编。尼尔·盖曼在《睡魔》主题展上

尼尔·盖曼在《睡魔》主题展上

2007年,盖曼曾说:“我(wo)宁愿看不到《睡魔》电影,也不愿看到一部糟糕的(de)《睡魔》电影。我(wo)们(men)需要一个像彼得·杰克逊对(dui)《指环王》或山姆·雷米对(dui)《蜘蛛侠》那样痴迷于原著的(de)人(ren)。”
盖曼要求“原汁原味”改编,或许情有可原,盖曼曾说,他(ta)最喜欢的(de)漫画是(shi)《霍华德怪鸭》(Howard the Duck)。青少年时期,他(ta)听说乔治·卢卡斯要把它(ta)拍成电影时特别兴奋。然后就有了票房惨淡的(de)《天降神兵》(Howard the Duck: A New Breed of Hero),该片后来拿下金酸梅七座大奖。
2013年,盖曼宣布正为新线影业编写《睡魔》剧本,但该项目于2016年终止。
电影这条路看来是(shi)没希望了,流媒体成为新蓝海。现在看来,一切都得从2018年网飞接手同样命运多舛的(de)《路西法》开始——漫画《路西法》正好(hao)是(shi)《睡魔》的(de)外传——其实从当时《路西法》的(de)评分及播出量而言,成绩并不亮眼,但财大气粗的(de)网飞仍然向着打造“睡魔宇宙”的(de)方向前进着。
2019年网飞宣布和华纳兄弟电视(shi)签下合作,共同改编《睡魔》,三年间碰上了疫情等不可抗力,让这部自带“不可能被改编”光环的(de)作品又一波三折了一番。最终,1.7亿美元的(de)成本,网飞上线了《睡魔》第一季全10集。目前该剧号称“最贵DC剧集”(这话多少有点水分,主要是(shi)华纳或CW制作的(de)DC剧集向来不走高成本路线)。《睡魔》剧版对(dui)于原著场景的(de)还原

《睡魔》剧版对(dui)于原著场景的(de)还原

所有要评判剧版《睡魔》的(de)“原著粉”,都请记住2019年3月盖曼在受访时的(de)发言:“它(ta)现在属于DC及华纳,而不是(shi)我(wo),《睡魔》被改编的(de)可能性仍在不断增加,但是(shi)我(wo)在任何事情上都没有发言权。”
呵呵,仔细看一下剧版《睡魔》的(de)主创名单,电视(shi)剧联合制作人(ren)里仍然挂着尼尔·盖曼的(de)名字。
这只能说,《美国众神》的(de)剧版改编给盖曼留下了PTSD。《睡魔》剧照

《睡魔》剧照

《睡魔》上线之后,有一个剧评特别有趣味——改编得不错,就是(shi)对(dui)没看过《睡魔》的(de)人(ren)不友好(hao)。
当然,不好(hao)好(hao)写自家《权力的(de)游戏》的(de)乔治·R.R.马丁,倒是(shi)又“抽空”看完了《睡魔》,随后在其个人(ren)博客上盛赞该剧“非常忠实地”(very faithful) 还原原作,文中还自称绝对(dui)不是(shi)收了对(dui)方钱,纯粹“自来水”。这两天已经演变成盖曼与马丁的(de)商业互吹。
在烂番茄上,《睡魔》的(de)剧评人(ren)评价为87%,而观众评价为80%。算得上好(hao),但不算太好(hao)。《睡魔》在烂番茄上得分算得上好(hao),但不算太好(hao)

《睡魔》在烂番茄上得分算得上好(hao),但不算太好(hao)

相较原著,《睡魔》的(de)大框架没有什么变化,只是(shi)在一些人(ren)物设(she)定上做出了调整。虽然有些调整仍然为人(ren)诟病,比如为了政治正确塞入多个原著中没有的(de)黑人(ren)角色及同性恋人(ren),还比如为了避开DCEU,也就是(shi)DC发展宇宙,让DC多个著名角色消失,或者干脆把地狱神探约翰·康斯坦丁性转为约翰娜·康斯坦丁。
第一季可以分两部分,前5集讲的(de)是(shi)睡魔如何拿回失落的(de)沙袋、红宝石和头盔,后5集则是(shi)无尽家族的(de)“宅斗”。
普遍认为,第一季的(de)第5、第6集是(shi)全季最佳,如果你(ni)没时间(shijian)看全季,或者只是(shi)想了解一下《睡魔》的(de)故事,那么仅看这两集即可。这两集集中体现了盖曼的(de)创作意图——人(ren)性的(de)复杂。别忘了,在诺贝尔文学奖陷入混乱的(de)2018年,尼尔·盖曼是(shi)最终入围诺贝尔新文学奖的(de)4人(ren)之一。他(ta)的(de)作品虽归为流行文化,但思想深刻性仍然得到纯文学领域的(de)认可。
第5集讲述了术士罗德里克的(de)私生子约翰·博格斯想要创造一个没有欺骗的(de)世界,结果只是(shi)证明许多罪恶都假以至善之名。第6集则关于两个神的(de)赌约,这是(shi)盖曼最爱创作的(de)题材,在他(ta)笔下,神都是(shi)普通人(ren)。
看完第10集便知,剧版《睡魔》至少还能再拍个一两季,无尽家族内部的(de)“宅斗”还会没完没了下去。作为《美国众神》的(de)“原著粉”,只盼《睡魔》不要重蹈覆辙。要不及时收手吧。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(xinwen),更多原创资讯(zixun)请下载“澎湃新闻(xinwen)”APP) 责任编辑:张喆 校对(dui):施鋆 澎湃新闻(xinwen)报料:021-962866   澎湃新闻(xinwen)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我(wo)要举报 关键词 >> 尼尔·盖曼,美剧,美漫
尼尔·盖曼,美剧,美漫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968人留言! 共有:968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